男生头髮抹超多髮胶、超爱穿彩裤?关于「荷兰式时尚」你必须知道

时间:2020-07-25 作者:

欧洲国家诸如义大利、英国、法国等,向来是各家名牌的出产大国,全球时尚指标地。不过同为欧洲国家的荷兰,却是出了名的不爱时尚名牌;虽然不到完全看不见的地步,但普遍来说,并不广受荷兰人喜爱。荷人不爱名牌的原因,则和受其尊崇的荷式美德息息相关。

目前在阿姆斯特丹时尚学院(Amsterdam Fashion Institution)担任讲师的玛卡费兹玛(Maaike Feitsma),在所撰写的期刊文章:别作醒目打扮 ── 荷式时尚哲学(Don’t Dress to Impress: The Dutch Fashion Mentality)一文中提到(注一),「低调、简朴、不标新立异与实用」等特质,向来是荷人坚守的传统美德,也同时反映在他们的时尚美学与日常生活之中;这也是荷式时尚流行与其它欧洲国的最大不同之处。

浮夸而缺乏实用考量的时尚流行,在荷兰是难以成气候的。荷人不爱炫富之人,因此他们就算用名牌,也倾向低调而质感佳的衣饰或用品,而非穿戴唯恐他人不知、将大大的品牌名放得到处都是的鞋包。能兼顾美感与日常所需的时尚,才是荷人所热爱的,注重实用价值是好事,但难免会出现顾此失彼的走锺时刻。就先以风靡荷兰男的荷式髮胶头说起吧。

强到不行的髮胶头 男生头髮抹超多髮胶、超爱穿彩裤?关于「荷兰式时尚」你必须知道
荷兰知名足球员:德克考特Dirk Kuijt。

为了因应跟大麻一样「下港有名声」的坏天气,实际的荷人在考虑日常穿着时,也会将天候状况纳入考量;或许是如此,才不经意的造就了荷兰男爱用髮胶的风潮。

毕竟风这幺大,不多放点髮胶,软弱无力的金髮是要怎幺有型的下去呢?虽然说荷兰男生普遍因为爱运动,又成天吃麵包、牛奶、马铃薯的关係(到底这样是什幺样的关係?),身材高瘦居多,脸蛋也不算难看,因此乍听之下就像天菜一般。

但是!这些天菜不知从何时开始有了超量髮胶等于帅的偏差想法,于是一个又一个高挑帅气的荷兰男,不管头毛是直的、捲的、长的、短的,纷纷在头顶上了一层又一层、又硬又亮的髮胶,让天菜马上变剩菜,就连还在唸小学的可爱小男生到头上还剩几根毛的阿伯,也都对髮胶情有独锺。

如果说荷兰男的浴室里有什幺不可或缺的用品,就非「髮胶」莫属了!而且荷兰药妆店内卖的髮胶,不但份量其大无比,且髮胶强度大多数只有「强」、 「很强」、「非常强」到「超级强」几种选项。虽然已在荷兰一段时间,但我始终搞不懂,明明身高已是全世界第一名了,头髮还要那幺强,这样一直强下去,

到底是在强什幺?

到底是在强什幺?

到底是在强什幺?

到底是在强什幺?

到底是在强什幺?

彩裤,低调荷兰男的少数自我穿着主张 男生头髮抹超多髮胶、超爱穿彩裤?关于「荷兰式时尚」你必须知道荷男也疯狂的彩裤时尚。KiTchui 摄影。

除了强到不行的髮胶头外,荷兰男另有个令其它国家男人甘拜下风的流行风潮:彩裤。近几年开始,荷兰男开始大剌剌地穿起各种俏皮颜色的裤子;除了国王节(过去的女王节)不可或缺的橘裤外,慢慢的,红色这种大部份男人都敬而远之的裤子颜色,也开始出现在荷兰男的身上后,其它什幺绿色、黄色、天蓝色的裤子,荷兰男当然也是没在怕的啦。

而且这样的彩裤,可是荷兰文青男的最爱哟~不光是年轻世代,就连荷兰欧吉桑们也是可以怡然自得地穿着彩裤满街趴趴走。

究竟是什幺原因让荷兰男纷纷放下性别偏见,勇敢做自己呢?我个人倒是有个不负责任的推论:荷兰男已经习惯在国家节庆上穿着橘色这种闪亮亮的色调 了,所以在其它的日子里,穿个相较之下还比较低调的红色或绿色,应该也不算太超过吧。而只是彩裤而已,也不是把大大的名牌标誌穿在身上,也还算符合简朴的传统美德。

总之,如果你来荷兰又想当潮男,只要抹上强力髮胶再配上一条红裤,就走在荷兰时尚的尖端啦。

对佛陀情有独钟

荷兰人对佛陀头有着「情不知从何而起,不知所终,一往而情深」的热爱啊。

传统价值在荷兰时尚及消费的习惯上影响是不可小觑的,然而外国月亮比较圆这件事,在荷兰也行之有年。先前提到在阿姆斯特丹尚时学院担任讲师的玛卡费兹玛在《别作醒目打扮──荷式流行哲学》一文里也特别提到,早期的荷人其实特爱舶来品,即使是正港的荷兰製品,只要挂上法国或义大利的名号,身价马上水涨船高、销量大增。

而当代的荷人,在这方面也不遑多让。国际欧洲观察公司(Euromonitor International)在针对2014年荷兰生活消费习惯的调查中指出(注2),荷人的消费习惯与需求愈来愈受外国事物影响,其中就包括了神秘而遥远的东方。

内敛的东方风格和玄妙的禅宗意境,近几年来已成为此地雅痞和潮人的品味表徵,当然其中的代表──佛陀,荷兰潮人怎幺能放过呢?像是在花园里放一颗佛陀头,是不是跟旁边的花花草草很搭呢?

客厅旁的小茶几,也是放颗佛陀头的好地方,这样才可以一边看电视一边跟佛陀大眼瞪小眼;卧室里的置物架,除了点下香精油外,当然也可放颗佛陀头,让佛陀也香香的;想睡觉时,抱个最入时的佛陀玩偶,可是有抱有保疪,会睡得特别香甜。总之,无所不放,无处不搭啊。

虽然我刚来时,对这样把佛陀头到处摆、佛陀娃娃随便抱的潮流相当不以为然,但后来仔细想想,佛陀如果知道的话,应该也是一笑置之吧,毕竟人世百态,什幺新招祂没看过?既然荷人对自己的头很赏识,那幺祂应该也就随他们去了吧。

追求健康当道,「超级食物」水涨船高 男生头髮抹超多髮胶、超爱穿彩裤?关于「荷兰式时尚」你必须知道KiTchui 摄影。

除了哈外国事物外,国际欧洲观察公司在同一份报告中也指出,荷兰中年以上的消费者,大部份对「维持健康」这件事非常重视,也因此产生近年另一个袭捲荷兰的风潮:「超级食物 (Super Food)」。

超级食物其实并没有一个严谨的定义,大致指的是营养价值高,而卡路里低的食物;有些书或网站上会较明确的将超级食物定义为含有十二种以上营养素,且低卡路里的食物。目前在荷兰各大连锁超市或药妆店都见到超级食物专区,其中较常见而易取得的超级食物包括:小麦草(tarwegras)、奇亚籽 /鼠尾草籽 (chiazaad)、枸杞、巴西莓 (acai bessen))、绿藻 (chlorella)、蓝藻 (spirulina)、玛卡 (maca)、生可可 (rauwe Cacao)、藜麦(quinoa)等等。

荷兰超级名模道森克鲁丝 (Doutzen Kroes)的妹妹,瑞丝克鲁丝(Rens Kroes)也出版了一本关于超级食物的专书:《Power Food》。自今年夏天出版后便大受欢迎,不但长据饮食类书籍的畅销排行榜,就连不分类排行榜也是榜上有名,「超级食物」在荷兰受欢迎的程度可见一般!

这番热潮也吸引了荷兰一个以维护消费者利益追真相闻名的电视节目--「价值的鉴验(Keuringsdienst van Waard)」,秉持着流言追追追的精神来探讨这波超级食物的热潮(注3)。节目主持人在对超级食物的由来追根究柢后发现,原来所谓的超级食物,其实是商人抓準了人们追求健康又盲从的心态,将一些原本乏人问津的食物以各种手法重新包装、行销给消费者。

其中最令人莞尔的片段,莫过于主持人发现,不少顶顶有名的超级食物,像是奇亚籽,其实原本是用来补充蛋鸡营养的鸟饲料,并不是给人吃的。虽说如此,「超级食物」在荷兰仍是个超夯的话题,目前未有消退之势,所以 我想这波吃鸟饲料的风潮,应该还是会在荷兰持续下去吧。

男生头髮抹超多髮胶、超爱穿彩裤?关于「荷兰式时尚」你必须知道
「超级食物」当道,书店里可找到不少的相关书籍。左图:亚麻子的食谱。右图:摆放于书店中的显眼处,由荷兰超模道特森克鲁丝亲生妹妹──瑞丝克鲁丝所撰写的《Power Food》一书。(KiTchui摄影)

总结的来说,在传统价值与现代生活的交互作用下,荷兰人的流行确实自成一格,且颇具特色。荷兰人不是不会跟流行,但此地「一窝疯」的状况和台湾相较确实比较少,而在荷兰能存活下来的风潮,通常也都挺务实的。

只是……那个……强力髮胶头可以不要继续流行下去吗?

注1:原文请参照 Don’t dress to impress

注2:报告原文请参照:Consumer lifestyles in the Netherlands

注3:原影片可参考:Keuringsdienst van Waarde,但只有网路IP位址在荷兰的人才能观赏影片。

原文获作者授权刊登,请追蹤作者脸书粉丝团。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