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人好发评论的时代,怎样才是好评论?

时间:2020-06-16 作者:

人人好发评论的时代,怎样才是好评论?

这年头,「名嘴」纵使不是髒字,也甚少光彩,说者嘴角微微扬起,总是如此藏不住内心的讪笑。这种心理状态是複杂的,但其中比较明确的指涉至少是:「哈,他真的什幺都能讲!」

其实,只要获悉足够的讯息,知情者什幺都能讲并不是问题,但若什幺都想评论,则难免有曝露自己无知的极大危险。

近日,《做工的人》一书所引发的讨论,已经脱离文本,进展到「写作伦理」、「文学功能」等範畴。精彩论述都是文学院科班高手之作,自己难置一喙,只能拜读享用,汲取养份;但作为一个编辑,还是想趁机谈谈有关「评论写作」的一些杂想。

写评论几乎是每个记者的进化梦想。「评论是记者最富想像力的花式舞台,也是其声誉的诞生之处。」哥伦比亚大学新闻研究所讲师威廉.津瑟点出了这其中的诱惑,但他也不忘提醒:评论不同于报导,「需要一套特别的技艺与特别的知识储备。」

脸书时代,「好发议论」是现代人难以克制的本能,但要作为一位好的评论写作者,其心理素质与知识水平的要求,则要严肃许多。

首先,无论褒贬,好的评论不会仅仅流于个人好恶情绪的宣洩;好的评论能清晰表述「事实」、「证据」、「评论」三者的关係,它陈述事实、展示证据、进行评论,不会无中生有,无的放矢。

再者,公允的评论者表现包容心,他了解议题的多面性,洞悉被评论对象的优缺点。因而,好的评论者也会具有同理心,他在理智与感情上,都能理解被评论者的客观经验与主观价值。好的评论既予事理以尊严,也予人以同理心。

在知识上,评论隔行如隔山,外行人想逾越,往往也凑不到热闹。因为,好的评论,其核心永远离不开相关「概念」的掌握与澄清,而这需要评论者对该领域有较长期而深刻的浸淫与研究。

当然,好的评论也不应该用「谁对谁错」来判别,两篇彼此针锋相对的评论,其实可以同时都是好评论。重要的是,一篇好的评论,总能在看似平凡的议题中,为我们拓展不一样的新视野;一如华特.班雅明所言:为俗世之见带来「照明」的作用。

其实,无论褒贬,《做工的人》一书所引发的讨论,都应该被正面看待,因为深刻的评论其实是超越个案的,它带读者看到事理的本质与普遍性。

好的评论写作不容易,但作一位好的评论阅读者并不难。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