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级型男深夜品味(1)

时间:2020-07-15 作者:

文/冬弥

「吶,我们是好朋友对不对?」

陆冬实冷静地把手里的快要完成的泥土雕塑品给用力一捏!瞬间,雕塑品面目全非,与她冷静到诡异的表情、发言格外不搭。

「是啊。」杨熙然的语气里带着微微的无奈。

「那明年陪我留级、寻找完美的肌肉线条,做出完美的毕业展品再毕业吧?」她紧紧咬住下唇后放开,微微乾涩的柔嫩肌肤被这样一弄,瞬间渗血;鲜红色的血痕在接触到空气时随即氧化,血小板也出来助阵,反而让她的嘴唇呈现一种诡谲动人的粉嫩。

「这句话妳半小时前说过了,陆冬实。」杨熙然轻描淡写地继续替自己的作品收尾,并不时用眼角余光瞅着陆冬实,见她眼底依然闪烁着颓然光芒,不禁轻叹口气。

陆冬实像这样突然问奇怪问题的现象,已经维持好几个月了。

可能是因为毕业展览的实作压力太大,原本在规划跟报告时期都很正常的她在这个时段不停反常,并且绕着绕着总会回到「明年再毕业」这五个字上头。

杨熙然其实很纳闷,明明都是很棒的作品啊?真不懂陆冬实的要求是在严格什幺……

就杨熙然的观点,不过就是一个毕业展览,再怎幺尽善尽美也该有个限度啊。这时一个念头突然闪过脑海,「走!带妳去转换心情!」

陆冬实早就知道好友在一间生意很好、曾经被很多杂誌介绍过的蛋糕店工作,但从来没有亲临过现场,如今她看着眼前的建筑物,突然有种相见恨晚的感觉。

甫进门就发现到这一片突兀的玻璃墙面,这片玻璃足足有半面墙那幺高,下面维持木头的装潢,跟桌椅正好成一起,玻璃高度也经过计算,一排座位的客人坐着往里头看时,可以将里面的景色尽收眼底而不会有任何视线死角。

陆冬实的位置正好在玻璃的最旁边,视野不算好,至少有一半左右的景色会被墙壁挡住。

「杨熙然!」又是一道让她备感压力的吼声传来。

「妳先坐着啊。」她露出抱歉的表情,陆冬实甚至连一个点头的动作都还没做完,她就闪远了。

在吃之前,陆冬实先用速写的方式画下蛋糕与茶壶的样子后才开始享用,这一吃让她惊为天人,双眼瞪得老大!

蛋糕入口时先是满口的香草甜味,但并不浓郁,或许是因为加了极少量酸橙的关係,让唾液快速分泌,急着想吃下一口;第二口,蛋糕内馅满满都是果香,苹果、甜橙、葡萄等等各式水果的味道在奶油的包覆下,酸味变得柔和、甜味变得内敛,嘴里咬到一些不一样的东西,仔细一看发现那是切碎的玫瑰花瓣,点点鲜红就像是花芯中的雌蕊,正用艳丽又香气逼人的特点吸引人来摘取这独特的甜美,达到受粉的目的……

这块精緻的蛋糕,自成一个天地,视觉与味觉获得满足之余,细碎纤维感残留在嘴里,就像是被风吹抚而舞动的花瓣,芬芳的气息在草原上蔓延,配着热热的薄荷茶,淡淡的柑橘香味画下一个完美的句点。

这间店会这幺受欢迎,即使是平常日也涌现排队人潮,理由已经摆在眼前了。

美味的餐点,好喝的饮品,配上典雅又不失轻鬆的装潢,更别提还有个半开放的幕后作业空间让客人可以在享用美食之余不至于太无……聊……

「欸!呜--!」

她猛然地站起来,声音有点过大,让邻桌的女孩子们瞪了她好几眼。

陆冬实马上知道自己的动作引来白眼,有点不好意思地朝四周围鞠躬致歉,但双眼还是忍不住朝内场直盯。

「怎幺会……」她讚叹一声,连忙把手上的素描本架好,以飞快的速度不断速写,一张、两张、三张……她像是无意识的绘图机器一样,忙着把眼前所看到的都记录下来,不顾一切、不计代价!

没人有心思去留意她在素描本上速写了什幺。

她的眼睛里只装得下那一个正在工作场所里凝神专注地挤奶油蛋糕花的男人。

那一张一张特写,关于领子上露出的颈际、捲起袖子裸露在外的手臂、没被帽子盖住的额头与太阳穴、被汗水妆饰过的脸,通通都用写实带着潦草的笔触记录下来,那些用力会爆突出来的青筋与肌肉线条让她几乎要忘了呼吸,所有的瓶颈都在这一瞬间被推土机推平!

理想的肉体!理想的肌肉!理想的线条!理想的作品!

这幺完美的组合,居然就藏在这片大玻璃后,而且还是在好友工作的场所里,关係可以再近一点没关係!

「没想到居然近在眼前啊……」

她表面上看不出异样,所有的激动、热情都化做驱使右手的动力,只见她激情又活力四射地速写了第四张、第五张、第六张素描--

直到,她跟他的视线对上。

因为年轻时候的经验,他对于视线很敏锐,更何况那个视线还如此强烈又兴奋?

在第二十一个杯子蛋糕上挤出橘黄色的奶油花后,他用眼角余光看向外场,根本不需要寻找就看到让自己起鸡皮疙瘩的罪魁祸首,那双眼睛像是看到肉块的老虎一样,闪烁着让人倍感不安的光芒,可偏偏脸部表情很正常;手上的动作有越来越快的趋势,那是笔记本吗?她在笔记本上拼命写着什幺东西,手速之快让他叹为观止。

虽然这样子的半开放空间原本就是让客人可以有参与製作过程的感觉,即使机密跟手法会被看光光也是意料之中的事,但从开店到现在,还没有一个客人这幺嚣张,居然拿着笔记本正大光名地窃取机密?

……也太费工夫,直接拿相机来拍不是更快?

他转念一想,或许他窃取的不是技术,而是原料的成份跟份量?现在的人什幺稀奇古怪的东西都要偷,上次才抓到一个拿手机四处拍照,造成其他客人用餐困扰的人,他说自己是在拍内部装潢,自己开店要拿来用吗?

缓慢地吐了口气,他决定不要花心思去注意那让自己有点心烦的客人,专心地低头继续挤花。

「新订单:三个『希腊女神的首饰盒』、一个『风车小镇』,师傅麻烦了!」杨熙然拎着订单跑进来,先把刚才点到的单子依照顺序贴到白板上,接着口头把餐点内容大声唸出来,让内场负责的三位师傅都听到。

「小熙,这里好了!」

「好……来了!」

杨熙然快速地往内场最角落跑,那里有一个负责派点的师傅,正把四个一模一样的圆派放上大托盘,杨熙然直接拖盘上手,再到另一个师傅面前,把四杯冷热饮放在同一个托盘里,用一种神乎其技的方式出去送餐了。

「唉,没有她怎幺办啊?」派点师傅往后确认订单内容,一边感慨良多地说。

他听见了,却没回应同伴。他的眼角余光不由自主地望向外场,随着杨熙然的身影冲到外场、送完两桌的点餐后却在半路被拦截,待他的双眼微微瞇起,才刚升起「自家的小助手是打算去劝告这位有点太超过的客人吗?干得好,等等要好好夸奖她!」的想法时,两个女生同时看进内场--他与她的视线正式交会,两双眼睛里的交流讯息马上让他打消念头。

原来是认识的--!

看着自家服务生被抓住袖子,并且露出为难又犹豫的表情时,一种不太妙的预感油然而生。

沉默地把眼前的蛋糕花给挤完,等他再度抬头时,不意外地看到站在自己面前的杨熙然,稍稍一歪角度,他也看见在玻璃外一脸期待的笔记本小偷,双眼活像镶了水钻般活灵活现地眨呀眨的。

「林师傅,我可以……介绍你给我朋友认识吗?」杨熙然的语气带着迟疑,但还是问了。勇气可嘉。

一路忙到晚上九点,店里总算开始有空桌椅,意味着忙碌的高峰期已过。

杨熙然替某个已经画到双眼发红--就某种意义上来说,还挺恐怖的--的好友送上第五壶冰--她说情绪实在太激动,需要冰的降温--薄荷茶,同时露出为难的表情看她。

「被骂了?」陆冬实一脸抱歉,果然还是太为难好朋友了啊。

杨熙然嘟起嘴,一脸委屈地点头,要不是还在上班,她一定会先捏捏陆冬实的脸颊,再蹭到她怀里靠着她的胸部讨安慰!

刚才,她一共尝试三次,第一次问时还有机会把话说完;第二次她还没问完就被打断了、并且把一拖盘的红丝绒蛋糕让她拿到外场的展示柜补货;第三次……她直接被塞了颗辣椒口味的七彩糖果,辣到她的嘴唇有点肿。

她说完后指着自己的嘴,上头还有点红红的,分不清楚是糖果的色泽还是辣到红的。

「呜啊……对不起……」陆冬实急忙把冰薄荷茶倒进杯子里给她喝,后者喝几口后觉得好了些,但嘴的红肿却没办法马上改善,让她看起来颇情色。

拍拍好友的肩膀,陆冬实悄悄地往玻璃后瞧,无奈寻觅许久都没再看到那个人了。

「没关係,那我只好每天来素描了。」陆冬实拿起已经被画满,甚至连小角落都不放过的素描本给她看,在今天之前还是全新、一张图都没有的素描本,如今膨胀许多,呈现一种充实的饱满感。

「……妳也太可怕了。」杨熙然翻开素描本,发现除了前两页之外通通都是同一个人,脸或身体的特写,特别强调肌肉与身体的律动美,甚至连汗水都忠实呈现的笔触让她叹为观止。

上一次见好友这幺投入又不顾一切是哪时候的事了呢?好像……很久远了。

原本是带着不好的消息而来,现在却觉得非支持她不可了,反正店里本来就不禁止拍照,更何况她也只是素描而已啊,有什幺要紧的?

「没办法,我第一次看到这幺完美的肌肉,早上的瓶颈就跟梦一样……」陆冬实透着兴奋又满足的口吻像极一个小女孩,让人想倾尽一切地满足她的愿望……至少,杨熙然是如此觉得。

她把素描本还给陆冬实,用鼓励中带着一点不怀好意的笑容,跟她说自己大约十点下班,可以的话就等自己到那个时候吧。

「好啊,没问题,反正明天没有课……啊,对了,妳有空白的纸或是笔记本吗?我的用光了……」

「喔,有,我拿给妳。」

杨熙然转身,先把角落某一桌刚离席的杯盘给收拾好,接着端起那些进内场交给负责清洁的小哥,现在内场只剩下一个做杯子蛋糕的师傅,如今也因为没新订单而坐在椅子上玩手机,一脸疲倦的神情透露着今天的盛况实在诡异。

「那篇报导也太有效了吧?不是才刚刊出一个礼拜?」杨熙然从冰箱里拿出两瓶绿茶,一瓶开了交给杯子蛋糕师傅,一瓶则自己仰头乾了半瓶多。

「有把林神的脸给刊上去啊,妳不知道吗?现在只要打着帅哥还是花美男的名号,不管卖什幺都会出名的啦,不然最近怎幺那幺多女生来?多半都是冲着林神。」杯子蛋糕师傅说,口气里倒没有多少忌妒的情绪,都当朋友二十几年了,忌妒这种先天的东西实在没有必要。

「说得也是,唉,辛苦师傅了。」杨熙然一副了然的样子,她也知道林神有多好看,是属于那种不开口就会迷死一票女生的那种。

「妳也辛苦了。」

杨熙然小动作地拿起一个杯子蛋糕,悄悄地偷渡出去给陆冬实,让她配着薄荷茶吃。

这是最基本款的杯子蛋糕,主题是「爱丽丝梦游仙境」,因此上面放了用糖霜做成的小兔子、怀錶跟黑色礼帽,整体色调以蓝绿色为主,表现出在草地上的梦幻茶会情景,是明天才打算正式推出的季节限定款。

她悄悄地塞给好友,连同空白计算本一起,没让其他客人看到:「给妳,这是还在调整配方的新口味,不要告诉别人喔!」

「谢谢妳,亲爱的--」

陆冬实感觉到她的偷偷摸摸,所以也刻意压低声音道谢,并在好友离开前就迅速张嘴咬了一口,糖霜配上酸酸--好吧,可能有点过酸了--的内馅,融化成让人食慾大开的口味。她不禁闭上眼睛,露出幸福的表情,专注在口中上演的梦游仙境。

「好酸喔……天啊。」她吸了吸鼻子,充斥口中的酸意让她有点鼻酸。

她伸手抹抹鼻子、皱着脸的样子,正巧让某个刚从休息室走出来的人看见了,看的人皱起眉头、情不自禁停下脚步,在通往外场的门边伫足,看她紧紧皱起的眉头跟要哭却没哭的神态,心情也跟着往下沉了些。

是因为自己拒绝了她,所以她才一脸要哭的样子吗?不是吧……?

总觉得有一丁点的罪恶感从胸口扩散开来,他揉了揉胸口,鼻间吐出的气灼热又沉重。

《周五待续》

本文出自《星级型男深夜品味》尖端出版

星级型男深夜品味(1)

【看更多请到博客来】


    相关推荐